读朗朗自传有感

朗朗是中国数一数二的钢琴演奏家,从他3岁起接触钢琴,就没有一天间断过练习钢琴。 他还未成年就成了举世瞩目的演奏家。

从沈阳到北京,从北京到德国。没有人脉、没有富裕的家庭,他有的只是努力+天赋+运气。 当时中央音乐学院选派5个学生去参加比赛,没有选中朗朗。郎任国就决定自己带朗朗去德国 参加比赛,结果拿了第一名。

为他的努力致敬~

我想说的是艺术这个行业(器乐演奏、架上绘画、舞蹈表演等等),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行业,从人类诞生以来,洞窟中的绘画还少么?

所以艺二代(父母从事艺术相关工作)相比普通人,他们的资源唾手可得。钢琴家的子女要是想学演奏,几岁起就可以与国际演奏家朝夕相处。

你只是看到了朗朗成功了,但是没有看到无数和朗朗一样的家庭,投入甚剧,到头来也只能教育和他一样的小孩子学习弹琴。

艺术,和任何拥有着悠久历史的其他行业一样,往往是巨头垄断性的。人们只知道世界上最高的山峰是喜马拉雅山,但不在乎第二、第三、第四。普通家庭往往要满足马斯洛需求的温饱阶段。选择从事巨头垄断行业混饭吃无疑是自找麻烦。


要想活的轻松,生的好是最轻松的。

最好是福利税收双高的发达国家、其次是和平年代的发展中国家、最差是印度之类阶级固化的国家;然后生在富裕的家庭。

就像巴菲特所说:

我的财富来源于多项因素的巧合:生活在美国,某些幸运的基因,以及福利。我和我的孩子们都曾中过我所谓的“卵巢彩票”。(首先,20世纪30年代我出生在美国的几率最多为30:1。我是男性白种人,这也为我剔除了多半美国人不得不面对的障碍。) 我的到的另一个重大运气是生活在市场经济体制下,它总体而言惠泽美国人民,但有时会造成扭曲后果。我工作于这样的一个经济环境:国家以奖章奖励在战地拯救战友生命的人,学生父母以酬金感谢伟大的教师,并且以数以亿计美元奖励发现证券市场定价失真的人。简言之,命运对于好运的分配实在不可捉摸。

这毕竟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。

其次,就是选择一个朝阳行业,而不是夕阳行业。 最后再谈努力。

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侥幸,如果侥幸有些成就,也不过是时代的馈赠。不敢奢求太多。